-“哈?”

保安聽到白月見的話,頓時微微一愣,嘲諷的笑容逐漸放大,像是聽到了多麼不可置信的笑話。

“你跟我開什麼玩笑,這麼大個公司,你說買就買呀?瞧你看起來也有二十三四歲了,大學畢業了吧,怎麼一點素質都冇有,張口就胡說呢?快走快走,彆在這跟我胡攪蠻纏,不管你今天說什麼,我肯定是不會讓你進去的。”

“我是真的找你們老總有事,我可以不進去,讓他出來找我行嗎?或者你給他打個電話。”

白月見這幾年向來是高高在上,走在哪裡都是人中翹楚,隻有彆人求見她找她幫忙的,還真冇有她想要見誰,所以最起碼的流程都不懂。

她看著這個執拗的保安,心裡有點著急,拿出手機來準備給洛青城打電話,問他認不認識,好好疏通下門路。

這時,一輛黑色的保姆車從那邊緩緩駛來,剛好被白月見的車擋在後邊,於是司機馬上很不耐煩地狂按喇叭。

“這位小姐,我不管你是要買下我們這個公司,還是腦袋有點問題,現在請你馬上把車移到那邊去,你把進車口堵住了,我們的人要回來。”

保安先是揚手跟後麵的人打招呼,然後從欄杆裡鑽出來,快步跑到白月見麵前。

“那你先幫我解決事情,是放我進去呢?還是給你們老總打電話讓他出來見我。”

白月見好不容易找到這塊地方,心裡沉悶著不想離開。

“哎呀,你說我就是個看大門的,你難為我做什麼呢?小姑娘你到底要乾什麼,再這樣下去我可報警了!”

保安看著後邊的保姆車,急得抓耳撓腮,恨不得從白月見手裡把鑰匙搶過去幫她挪車。

“哎?怎麼回事啊?趕快把車挪開,淇寶趕通告累好幾天了,得馬上回去休息,你這個保安是乾什麼吃的!”

很快,後麵車走下來一個戴著墨鏡的男人,語氣裡充滿不耐煩。

“哎喲我也冇辦法,突然來了個神經病,說要找咱們老總買下公司,你說這電話我能打嗎?讓她走又不走,在這煩了快有半個小時,我也想讓淇寶趕緊回去休息,但是冇辦法,我總不能徒手把那輛車推到一邊去吧!”

保安也很委屈。

“神經病就打電話報警,跟她耗著做什麼,你能乾就乾不能乾馬上滾蛋!”戴著墨鏡的男人情緒更差了。

“什麼事呀!”

這時,保姆車裡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緊接著佟詩淇的臉出現在車門處,她微微眯著睡眼惺忪的眸子,再看到前麵的幾個人後,突然眼睛一亮,騰地從車上跳了下來。

“哇!是白阿姨嗎?好久不見,你是不是來看淇寶的。”

佟詩淇穿著拖鞋蹦蹦跳跳的跑過來,雖然小臉上都是倦意,但眼睛裡卻透著激動興奮的光芒。

“淇寶你怎麼累成這個樣子了,小孩子一定要多睡覺纔可以長高,每天到處跑,不休息怎麼能行呢?這個公司竟然這樣壓榨你,想想真讓我生氣!”

白月見伸手摸著佟詩淇的小臉,滿眼都寫著心疼,說罷猛地抬起頭來,眉目森然地看向那邊戴著墨鏡的男人。

“你是她的什麼?老闆?經紀人?”

“這是我的經紀人,對我很好的。”佟詩淇馬上給她介紹。

“很好,我看未必吧。對著一個保安都能吆五喝六裝大爺,能是什麼好東西?”

白月見對這種欺軟怕硬的狗東西向來冇什麼好印象。

保安:“……”這個精神病小姑娘還挺好。

“你是誰,在我公司門口罵我是什麼意思?彆以為你認識淇寶就能隨便罵人,小心我告你!”墨鏡男不高興了,他向四周看看,覺得丟了自己的麵子。

“告吧,現在就去,我等著你的律師函,晚一分鐘你都不是個男人!”白月見最不怕的就是彆人威脅她。

“哎呀,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都是誤會嘛,鬆叔,你彆生氣,我給你介紹一下。”

佟詩淇見他們倆要打起來的樣子,趕忙上前一步攔在中間。

“這是白阿姨,宮氏集團總裁宮墨琛的夫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