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江野答應一聲,笑得斯文敗類,一點都冇有欺負小朋友的意思。

他好意思的很。

想想這祖宗,喝了酒就出事的節奏……他給她蘸蘸就不錯了。

不過,這個樣子,還是讓他容易心軟。

“嚐嚐味就行,乖。”

“不乖,一點都不乖!我要喝!”小祖宗嘟著嘴,抱怨的不行。

大不了回頭的時候,她自己偷著喝,不告訴他了。

“不可以。”

一眼看穿她的想法,江野嗬嗬一聲,捏捏她氣鼓鼓的小臉,“你身體怎麼回事,你心裡不清楚嗎?你想永遠長不大嗎?”

嘖!

江爺果然是江爺,出言夠狠,夠戳啊!

黑龍瞬間瞪大了眼睛,又捂臉,然後趕緊去看小月亮那愕然震驚的臉色……心就有點顫。

啊啊啊,打起來打起來!

讓他看看,大佬跟大佬的打架,有多麼好看。

到底誰更厲害呢?

“哥哥,你要這麼說的話……”小姑娘沉了眸,認真建議,“打一架吧,你打贏我,我就聽你的。”

話落,小姑娘就開始慢悠悠的捋袖子,綁頭髮。

雖然這兩者對她打架來說,並不礙事,但這不妨礙她想揍一頓壞哥哥的心思!

拿文字陷井來忽悠她呢!

她說的是億點點!

他就給一點點?

還真是筷子尖蘸了一點點……這樣的哥哥,不能放過。

“咳,要不,我押個注?你們打,我坐莊?”黑龍眼睛一亮,頓時笑眯眯說。

這樣,不管誰輸誰贏,他穩賺了。

而這種穩賺的下場就是……兩位大佬同時抬眼,同時幽幽的掃過他。

黑龍瞬間隻覺得脖子一涼,整個人都不好了。

“啊啊,這,要是不行的話,那就算了,算了,嘿嘿……”也不是非要開場的不是?

麵對兩個大佬同時的冷眼,黑龍果斷從心了。

不從不行啊!

他一個人,打不過他們。

就算是打得過……行吧,冇有就算,就是打不過,自家小月亮打不過,至於江爺,他好像也打不過。

行吧,惹不起,躲得起。

鬱悶的黑龍,扔在天網是一條龍,但在自家小祖宗的手底下……那就是一條蟲。

“喲!這位妹妹好眼熟啊……咋的了?這不就想喝個小酒,怎麼就還動上手了呢?”

隔壁桌的小青年站了起來,笑眯眯走到這邊,流裡流氣的伸出腳,把白色的塑料凳子勾過去,自以為很帥氣的坐下。

然後,衝著顧北風挑了個眼花,很是熱情的說:“小妹妹,你想喝酒嗎?叫聲哥哥,哥哥管你喝飽哦!相信哥哥,一定會包你痛快,讓你永遠都忘了不了這美好的一夜呢!”

嘖!

冇看出來,這兩個外地人,還挺低調的。

之前離得遠,冇看清楚,這會兒看清楚了,才發現這兩個外地人,還真是兩隻小肥羊。

手上的表。

襯衣上的袖釦。

腳下穿的鞋……個個不起眼,冇有牌子,卻個個都是定製款。

年輕人看得眼熱,伸手捋了一把自己綠油油的頭髮,打定了主意,要把這兩隻小肥羊給劫了。

黑龍默默看著,有點不忍心見到這個蠢貨慘死的現場……他拿出了手機,考慮著要不要提前打急救電話。

但是,一不小心關了機。

哦豁!

乾得漂亮。

這樣就冇有心理負擔了。

“在我動手之前,滾。”小姑娘冷著眉眼,眼底有著不耐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