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太好了。"狐仙兒聽完了林七月的話,更是興奮得幾乎蹦了起來,她整個人都笑開了花,她立馬飛快地跑到了吳百歲的麵前,激動地開口道:"吳大哥你冇事真的太好了!"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狐仙兒的心就彷彿坐了一趟過山車,忽上忽下,大起大落。她剛纔真的是擔心死了,她真怕吳百歲會出事,但幸好,最後的結果是好的,她那顆高高懸起的心,終歸還是平安落地了。

吳百歲對著狐仙兒微微一笑,柔聲道:"嗯,有事的話我也不會出現在你們麵前了。"

吳百歲話音落下,林七月也高興地跑了過來,對著吳百歲笑嘻嘻地開口道:"吳大哥,不好意思啊,剛剛我不是故意要懷疑你的..."

"冇事。你不用解釋,我理解。"林七月的話還冇說完,吳百歲便直接開口打斷她,笑著迴應道。"你這樣做是對的,無論什麼情況,小心點總是好的,況且,不死樹妖確實會無聲無息入侵人的身體,若不謹慎檢查,說不定就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可怕後果。你剛剛的表現很不錯,讓我對你都刮目相看了。"

吳百歲句句話出自真心,她的確是對林七月刮目相看了,畢竟,以前的林七月,在她眼裡就是單蠢的小女孩。說話做事基本不過腦子,腦子簡單得有點匪夷所思,但是,現在的林七月,彷彿突然變了一個人,變得謹慎小心,聰明睿智,讓吳百歲十分震驚,同時,也讓吳百歲感到滿意,十分欣賞。

林七月聽到這話,臉都有些紅了,她嬌羞地埋下了頭,不好意思地笑道:"平常老被你損,習慣了,突然聽到你這麼誇我,我還真有點不習慣了。"

"七月妹妹,彆不好意思,我也覺得你很厲害。"這個時候,狐仙兒也對著林七月由衷地開口稱讚。

事實上。之前那種情況,狐仙兒是六神無主的,一開始她壓根冇想到吳百歲會成為不死樹妖的可能,後麵被林七月說出了這種可能性。狐仙兒隻有恐懼和害怕,糾結和擔心,她非常怕吳百歲變成不死樹妖,非常擔心吳百歲的情況,根本冇有心思冷靜思考問題。

而林七月,看起來就是一個未經世事的小姑娘,但是,她卻謹慎細心,邏輯縝密,從容不迫,應對可能發生的危機,也有足夠快的反應。她所表現出來的一係列行為,都讓狐仙兒十分意外,十分讚賞。

對於這樣的林七月,狐仙兒是自愧不如的。

"哎呀。你們快彆誇我了,再說我就真的不好意思了。"林七月抬起了頭,笑著打哈哈,她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趕緊扯開話題道,"好啦,天色不早了,我們先回去吧!"

"嗯,好。"吳百歲點了點頭,也冇有再多說什麼。

就這樣,賀俊峰的這個插曲,到此就徹底結束了,而吳百歲和林七月狐仙兒三人,則是再次踏上了回去的路。

路上,林七月忽然想到了什麼,她十分好奇地看向吳百歲,輕聲問道:"吳大哥,先前你跟那個段掌櫃說的雪靈果一事,是真的麼?"

林七月可是個閱寶無數的人,對於雪靈果。她自然也不陌生,雖然拍賣會上她冇有爭搶這東西,但是,這不代表她不喜歡不嚮往雪靈果。

正是因為清楚雪靈果的好。所以之前聽到吳百歲跟段啟蒙說起雪靈果一事的時候,林七月的內心都跟著激動了起來。不過她當時並冇有表現出來,也冇有插嘴任何談話內容,但是現在隻剩下他們三人了,林七月思來想去,還是忍不住開口詢問起了這件事。

吳百歲點了點頭,毫不隱瞞道:"真的,那雪靈果是我在南隅神塔的第二層空間無意中得到的。"

吳百歲如實回覆了林七月。

"那你打算將雪靈果煉製成傳說級丹藥之後如何安排?"林七月雙眼炯炯有神地看著吳百歲。一臉興奮地問道。她的眼底裡充斥著一絲期待和渴盼。

"這顆雪靈果,是禦靈城中的一位前輩臨終前托付給我的,他唯一的條件就是要讓我將雪靈果煉製成丹藥,然後將其中一顆傳說級丹藥賜予他的後人。這一點我必須要完成,至於另外兩顆...剛剛你也聽到了,我答應了要給段掌櫃一顆。"吳百歲不疾不徐地回道。

說完,他看向了林七月。不解地問道:"怎麼問這個?你對傳說級丹藥也有興趣?"

"嘿嘿嘿!"林七月嘿嘿笑著,有些難為情地解釋道,"傳說級丹藥啊,誰不喜歡呢?不過這東西對我來說不是什麼非要不可的藥物。我冇有覬覦你的這三顆傳說級丹藥哈,我就是想著,等你煉製好了,能不能讓我見識一下那個傳說級丹藥?"

林七月一向喜歡寶物。這傳說級丹藥,引起了那麼多人奮力爭搶,拍賣會上的人都跟瘋了似的,拚命競價。花再高價也在所不惜。林七月當然也就對傳說級丹藥產生了嚮往,不過,她不會不顧一切想著擁有這玩意兒,既然得不到,她就看看也是好的。

"好。"對於這個小要求,吳百歲自然是毫不猶豫,直接答應了。

"謝謝吳大哥!"林七月笑著道謝,隨後,她指了指自己租住的洞府方向,對著吳百歲繼續道,"好了,我就先回去了,明天你要去煉製丹藥的時候叫一下我,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嗯,知道了。"吳百歲淡笑著回覆道。

做好了約定,林七月便活蹦亂跳地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而吳百歲,則是帶著狐仙兒,繼續朝著自己的洞府走去。

之前有林七月在,氣氛還算是活躍,現在少了個林七月,吳百歲和狐仙兒之間的氛圍頓時就變了,一路上,兩人都保持著沉默,異常的安靜。

"吳大哥,這段時間,你變了不少。"過了好似許久,狐仙兒終於打破了沉默,對著吳百歲深深地開口道。

說話時,狐仙兒的目光緊緊注視著吳百歲,眼裡的神色意味深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