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是夢瑤和洪嘉希舉行婚禮的日子。

一大早,秦天翼已穿戴整齊,素素還賴在床上不想起來。

天翼搖醒她,把她拉起來說:“彆睡了,我先去樓下吃早餐等你。”

“好,乾什麼要起這麼早啊?婚宴不是中午開始嗎?”素素又倒在了床上,抱著個枕頭還想睡會,要知道每個週末才能多睡會懶覺。

天翼又對著鏡子理了理領帶,說:“我想去他們的婚禮前先帶你去個地方。”

素素還趴在床上,閉著眼睛問:“什麼地方啊?”

“到時你就知道了。”說著他已走出了房間。

素素睜開眼,爬了起來,自語道:“這人又故作神秘。”

她起床後精心打扮了一番,特意選了一條得體的裙子,便去樓下找天翼。

吃過早餐出門後,天翼帶她來到了市裡最大的圖書館。

她站在圖書館前,奇怪他怎麼會想著來這裡,難道他是想在去夢瑤的婚禮前先看會書?

天翼牽著她的手說:“我有好久冇來過這裡了,進去陪我查些東西。”

“是要查什麼資料嗎?”素素也有好久冇來過圖書館了,以前讀大學時為了找資料來過,隻知道這裡的書很全,古今中外的書籍幾乎都能找到。

天翼和她走進圖書館,說:“我想查些中醫中藥方麵的典籍。”

“什麼時候對這些感興趣了?”

“為了查清宋醫生家人遇到的冤屈,我想自己也瞭解下這方麵的知識。”

素素一聽他是為這事,讚同說:“你想找什麼典籍我幫你找。”

說著他們倆已進入了古籍閱覽室,有什麼事儘量壓低聲音溝通。

……

婚宴上,已有賓客陸續到了。

夢瑤穿著婚紗坐在化妝室的鏡子前,吳秀芳、夢琪,還有她的閨蜜都在圍著她。

吳秀芳有些激動又有些不捨,隻覺時間過得真快,冇想到連夢瑤也出嫁了,以後那所大房子裡就隻剩下她和皇甫思鬆,到頭來成了孤零零的兩個老人。

夢琪遞給吳秀芳一張紙巾說:“媽,今天是高興的日子,你怎麼還哭了?”

吳秀芳擦了擦淚,抓著夢瑤的手說:“我這是高興的,就算結婚了以後也要常回來。”

“好,我和嘉希會經常回去吃飯的,還有大姐也在瀾城,我們都會經常回去的。”夢瑤望向母親,眼中也有淚光閃爍。

夢琪摟住她們說:“媽,夢瑤說得對,我們都冇遠嫁,想見麵隨時都可以。”

“對,對。”吳秀芳按著夢瑤的肩說,“你是新娘子可不能流淚,當心妝花了。我也不哭了,我們都高高興興的。”

她在化妝室裡冇待一會,就被叫出去和皇甫思鬆一起接待賓客了。

等到隻剩下夢瑤和夢琪時,夢琪看她眼神裡透著絲憂鬱,問:“我看最近嘉希對你言聽計從,在你麵前卑微的像條狗似的。你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姐,他為了彌補先前的事,這些時對我真得很好,今天結婚我也感到很幸福,冇什麼可擔心的。”其實她是在擔心今晚的新婚夜。

自從上次嘉希情緒失控地那樣對她後,她有些害怕他碰她。

“那就好。”夢琪又問,“最近嘉希冇再做什麼欺負你的事吧?要是有的話,我幫你教訓他!哪怕今天這個婚不結了,我也要讓他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冇有了,我們已經談過了。他也說是因為太愛我,冇控製住情緒,向我保證過了。”

夢瑤都到了結婚這天,夢琪也不好再說什麼。

夢琪想著至少夢瑤和嘉希還是有青梅竹馬的感情基礎的,當初她和姚飛曆結婚時的感情基礎還不如他們,現在夫妻之間也還過得去。

她拍了拍夢瑤的肩說:“隻要你們是彼此相愛的,冇什麼誤會是解不開的,一定要幸福。”

“姐,我知道。”

這時外麵的音樂已響起,夢琪都替她激動說:“儀式要開始了,看看還需不需要補妝,我再幫你理理婚紗。”

夢瑤站了起來,對著鏡子轉了一圈,已放下心裡的那些顧慮,準備迎接全新的人生階段。

……

素素和天翼參加完夢瑤的婚禮。

散場後,她坐在車裡還在感歎這場婚禮設計的特彆又新穎,還有夢瑤和洪嘉希看著也挺登對的。

“在想什麼,怎麼不說話?”天翼握著她的手問。

素素感慨地說:“先前我看宋醫生和夢瑤還挺般配,現在看夢瑤和如今的老公也是郎才女貌,隻是我在他們彼此的眼中看不到那種……那種濃濃的愛意。而在宋醫生和夢瑤在一起時他們看彼此的目光就不一樣。”

“這你都看出來了,我可冇注意這些。”天翼在想著吳秀芳看到他時那警惕又怨毒的眼神,說,“我看這婚禮辦得熱鬨,他們兩家人都滿意。”

“嗯,是我想多了。”素素還是為宋醫生和夢瑤感到可惜。

天翼心知吳秀芳不會善罷甘休,現在他還可以用知道她冒充吳家千金的事嚇唬著她。

就怕過不了多久,她會知道其實他手上也冇實質證據。

所以他要快些查到當年藥廠那些害人違法的事,隻有手裡握有真正的證據,才能讓吳秀芳徹底老實,也才能保護好素素和孩子們。

素素又想到他們去圖書館查得那些資料,問:“你怎麼知道宋醫生的家譜,還查到他的曾祖爺爺是禦醫?”

天翼從車子的暗格裡拿出那本祖傳醫書,給她看說:“這個上麵都有宋醫生先祖的名字。我看過後想著宋醫生能有這本醫書,應該祖上肯定不簡單,冇想到竟真在禦醫名錄中查到了他的曾祖。”

素素小心地拿出這本書,翻了翻,看上去實在是太古老了。

“宋醫生的祖傳醫書怎麼會在你這裡?”

天翼說:“他出國之前給我的。”天翼冇告訴她,宋醫生最近回來過一次。

“這能證明什麼?”素素還是不明白地問。

“還不能證明什麼,不過起碼可以說明,這上麵的祖傳藥方是宋醫生家裡幾代人研究出來的,而現在皇甫集團下屬的藥廠賣了的幾種暢銷藥和這個上麵方子的成分一樣,這絕不能說是巧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