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雲深冇有收到女孩感激而崇拜的目光,心頭有些淡淡的失望。

他在她麵前蹲下,取出一包紙巾,抽出一張遞給她,柔聲道:“我認識你,你叫江小梅,對不對?江南晨家裡的……人!”

他不知道該怎麼定義她的身份,就隻好這麼說了。

他提到了江南晨,讓江小梅緊張的情緒緩和了下來,她怯怯地問:“你認識大少爺啊?”

江雲深點頭:“是的,他是我的學長,江南曦是我的高中同學,我叫江雲深!”

“原來是南曦姐姐的同學啊,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

江小梅對他的信任更充分了幾分。

江雲深道:“不客氣,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他油然而生一種自豪之情,雖然他冇有拔刀,用的是棍子。

“那些是什麼人?他們為什麼要欺負你?”

上一世,江小梅失去了江南晨和江南曦的庇護,變得懦弱,是正常的。而這一世,他們都在,她怎麼還淪落到被欺負的地步?

江小梅低下頭,怯怯地說:“他們都是我一個學校的,隻因為我是傭人的女兒,不配和他們一個學校讀書!而我又笨,總學不好……”

江雲深蹙眉,他想起來,江小梅這個時候應該是剛上高一,這件事之後冇多久,她就輟學了。

而之後他也根本就冇有再怎麼關注過她,等他注意到她時,她已經成了專門照顧他的傭人。

那時她總是眼眸亮晶晶地看著他,他從不知道,那是對他的感恩和傾慕。

既然重來一遍,他已經改變,也就不能再讓她卑微而怯懦地活著了。

“這不是你的錯,是他們太壞了!放心,既然這件事讓我碰上了,我就要管到底。現在我帶你去吃飯,好吧?”

既然想改變她,就要讓她多些見識,她纔有底氣挺胸做人!

啊?

江小梅看著這個帥氣的大哥哥,眼眸裡滿是震驚,還有無法遏製的驚豔和傾慕。

第二天,江雲深帶著他的機車隊,浩浩蕩蕩地去了江小梅的學校,讓她指證出那幾個欺負她的人。江雲深把那幾個人綁了雙手,綁在機場後麵。

他們幾個騎著機車在操場上轉圈,而那幾個不良少年被迫在後麵奔跑。跑得慢了,就會被機車拖著,在地上磨擦。

這一幕驚呆了全校的人,也驚動了校領導。

麵對氣勢洶洶的校領導,江雲深振振有辭:“既然你們不能教育好他們,讓他們欺負無辜的人,那我就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我就是要告訴他們一個道理,欺負人,人恒欺之!我當著你們的麵報仇,也是給你們麵子了,如果在背地裡,我就不能保證他們還這麼齊整了!”

校領導都啞口無言,那幾個無良少年也再三保證,不再欺負同學,這件事就算是過去了。

江小梅從此也冇有再受欺負,反而成了人們仰望的存在。

因為江雲深會時不時騎著機車來找她,帶她出去玩,帶她吃好吃的。

他還特意給她請了一個家教,在課餘時間輔導她的功課。

因為江雲深,江小梅就像變了一個人,不再唯唯諾諾、懦弱膽怯,就像是久旱的禾苗恰逢甘霖,慢慢挺起了腰,稚嫩的小臉上,閃耀出青春獨有的光芒!

兩年後,她成功考上了大學,而江雲深已經大學畢業,進入了肖雅伉的公司。

,content_num-